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创业 > 正文

【棱镜|河南“首富”朱文臣十年资本人生:一出辅仁与宋河倒手游戏】 之上资本

划重点:

2019年一季度末,辅仁药业账面尚有18.16亿元。三个多月之后,18亿只剩下1亿多,绝大部分被冻结。几乎与之同期,宋河酒业发不出工资导致停工。辅仁集团两块最主要的业务相继停摆。从已公布的数据来看,仅2018年至今,宋河酒业总共向华融、鹿邑农商行等机构融资贷款15.8亿元,抵押物都是公司的各类散酒;目前,各类债务数额已超过16亿元。每隔几年,辅仁药业都会被资本市场热炒一番。因为谁都知道,朱文臣手里还有两个宝贝企业 开封制药和宋河酒业,随时都有可能注入上市公司,令辅仁药业“一飞冲天”。有一种猜测是朱文臣陷入如此境地,是因为开封制药集团2017年的“流血上市”。

作者:拇指医药

编辑:杨颢

河南省鹿邑县。35度左右的高温已经连续半个月笼罩着这片中原大地。

7月25日晚上9点,虽到夜间,但暑热一点都没散去。不少人照旧守在宋河酒业门口,自带蚊帐席地而卧,他们是宋河酒业的员工。从今年年初开始,他们就没足额拿到过工资。如今酒厂已经没人干活,员工们每天蹲守在工厂门口,按他们的说法,“不让假账本被偷运走”。

“按他们的承诺,7月22日发两个月的工资,补交2018年到2019年6月份的养老金。”有宋河酒业员工在网上发帖称。据他所说,酒厂已经拖欠了5年的养老金未交,加上剩下的5个月工资,目前都没有着落。

这已不是宋河酒厂第一次发生停工。2016年、2017年酒厂已多次发生过类似事件,但这次持续时间最长。员工们猜测,宋河酒业的资金很可能是被大股东抽走了。

宋河酒业的控股方是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文臣,曾经的“河南首富”。2018年时,朱文臣虽早已让出“首富”的位置,但身价依然高达14亿美元,排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1650位,河南省第五,富贵逼人。

不过最近,朱文臣平添了些烦恼。就在员工们苦等公司说法的7月25日,上市公司辅仁药业(600781.SH)接到了证监会的调查函,直陈公司存在违法违规问题。此前,上海证交所已经连续两次向辅仁药业发出问询函,要求其解释为何说好的分红6271.58万元,突然就不分了。

辅仁药业倒也干脆,公司在回应称,分红日公司账上有1.27亿元,其中的1.23亿元被冻结了,只有377.87万元能动用,所以没法分红。

2019年一季度末,辅仁药业账面尚有18.16亿元。三个多月之后,18亿只剩下1亿多,而且绝大部分还被冻结。几乎与之同期,宋河酒业发不出工资导致停工。辅仁集团两块最主要的业务相继停摆,这里面的故事,恐怕只有朱文臣自己能说得清楚。

(8月2日,央视财经节目称记者探访辅仁药业旗下公司宋河酒厂,已停工20天左右)

16亿掏空宋河酒业

2019年3月17日,宋河酒业的新年经销商会议上,董事长朱文臣还意气风发地向参会经销商宣布,“宋河酒业要挖掘自身文化潜力,强化民族品牌的高度占位,打造百年企业,百年品牌。”

豪言壮语之后没几天,宋河酒业画风突变。有经销商反映,2018年底开始,宋河酒业许诺高返点,但经销商打款之后一直没收到货,厂方解释称没有包装造成断供。从今年4月份开始,宋河酒业账户被冻结,宋河不得不通过郑州经销商的个人账户收酒款,并适量发货以维护经销商。

天眼查资料显示:2019年4月1日福建省南平市中院裁定,厦门国际银行南平分行申请财产保全,查封、冻结了朱文臣、辅仁集团、宋河酒业以及辅仁yabo官网控股集团财产4108万元。这与经销商反映的情况似乎能对应起来。

已披露的民事裁定,还包括河南中财拍卖有限公司和上海耘林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财产保全申请,金额分别为2429万元和1.5亿元。另外,朱文臣持有的宋河酒业3447万股股份也已经在今年1月份被冻结。资料显示,朱个人持有宋河酒业4.56%的股份。

另一面,宋河酒业的多类资产几乎都被抵押来进行融资。从已公布的数据来看,仅2018年至今,宋河酒业总共向华融、鹿邑农商行等机构融资贷款15.8亿元,抵押物都是公司的各类散酒;同时宋河还以融资租赁的方式,抵押了公司的制酒设备、储酒罐等固定资产共1.6亿元。上述这些贷款大部分集中在2020年兑付。

尽管从2014年开始,宋河就一直进行大规模抵押融资,但2017年底租赁圈子里才真正开始关注宋河酒业的项目。因其收益率高,宋河酒业被誉为“小红”项目。在一系列融资租赁项目中,宋河酒业都是作为承租人,辅仁集团担保,资金成本从10%起,最高到过15%。

宋河酒业的股份也有被质押的记录。启信宝查询显示,今年6月27日,宋河701.83万股股份被质押给周口市投资集团。

(2018年以来宋河酒业动产抵押融资统计。目前,各类债务数额已超过16亿元)

然而,这些抵押质押所得的贷款并没有完全用在宋河酒业身上。2018年8月21日,朱文臣向河南省相关领导汇报白酒企业转型发展工作时,重点提到了宋河在进行的“三大改造”项目,投资规模2.58亿元。还不到公司2018年融资的一个零头。

一面是债台高筑,企业停工;另一面是豫酒振兴,2025年目标60亿并上市的愿景,这番魔幻的场面在宋河酒业交替出现,只可能有一个解释。

“宋河没有任何理由不行,(大家)怀疑朱文臣在转移资产。”当地知情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

十年打烂一手好牌

如果7月22日,辅仁药业能够拿出6271万来分红,朱文臣这个“两个锅盖盖三口锅”的游戏也许还能再玩一阵子。

辅仁药业在医药上市公司中并不算起眼。2006年,公司借壳民丰实业登陆资本市场。几乎仅靠旗下辅仁堂一家子公司的几个普通中药品种支撑门面,业绩常年在5亿元以下徘徊。有讽刺意味的是,辅仁药业在上市10年后最大的新闻竟然是被上交所点名:“上市十年没有分过一分钱红利”。

然而每隔几年,辅仁药业都会被资本市场热炒一番。因为谁都知道,朱文臣手里还有两个宝贝企业,随时都有可能注入上市公司,令辅仁药业“一飞冲天”。

其中之一是开封制药厂。这是一家老牌的化药企业,始建于1949年5月17日,曾隶属于中国医药工业公司,是新中国38家重点制药企业之一。2003年8月,经开封市政府批准,被辅仁集团全资收购。2004年7月18日的河南日报上,一篇题为《开封:大步踏上复兴路》的报道介绍,辅仁药业出资5000万元整体并购了开封制药厂,又投入2200万元用于技术改造。

据称,身为开封人的健力宝原总裁张海,当时特别想收购开封制药厂,并开出了9000万的价格。健力宝当时如日中天,但名不见经传的朱文臣却能以更低的成本拿到开封制药一度让业内费解。辅仁借壳民丰实业时曾公布,2004年开封制药厂年收入6.67亿元,净利润3579万元,公司净资产3.5亿。质地并不差的开封制药厂让体量小很多的辅仁集团来“参与开封的企业改革”,足可见朱文臣的手腕。

另一家宝贝企业就是宋河酒业。朱文臣收购宋河更早。2002年的1月,宋河刚刚发布消息称,“宋河粮液”(皇冠)酒被河南省接待办指定为“河南省接待专用酒”,在省内18个地市全面采用,没过多久的2002年10月份,宋河酒业就被辅仁集团全资收购,花了5000万。

鹿邑是老子的故乡,宋河酒自然蹭上了老子。在宋河酒业的品牌故事中,公元743年,唐玄宗亲到鹿邑拜谒同样姓李的先祖老子,用的就是“宋河酒”。1989年,在最后一次“中国名酒”评比中,宋河粮液被评上“中国名酒”称号。

也难怪朱文臣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小的时候,觉得宋河就是天。”早在1993年,宋河酒业销售额酒达到过6.9亿元,但很快随着一轮白酒热潮的消退,宋河开始衰落,2001年销售额1.27亿。

2002年辅仁集团收购宋河酒业后,凭着省政府接待专用酒的加持,宋河一直保持着“豫酒第一品牌”的地位。2006年,宋河酒业超越了13年前的巅峰,年销售额达到7.5亿元。

但除了收购后的头几年意气风发走了一段上升期之外,宋河更多时候成为辅仁手中的一颗棋子。从已有资料不难发现,宋河的业绩表现并不稳定,起落很大,销售波动似乎与其上市的传闻密切相关。

2009年底,高盛联合平安投资,出资5亿元购入宋河40%的股权,市场认为这是宋河要上市的预兆。当时高盛提出的对赌条件是2010年销售额达到15亿元,而在2009年10月14日,宋河酒业品牌中心总经理刘刚威接受网易采访时表示:2009年前三季度已经提前完成了年度目标20亿元。

但是2012年,还未“ST”的上海新梅(600702.SH)公告显示,2010年时宋河酒业营收为12.74亿元。

上海新梅是第二个看上宋河的投资方。2012年,新梅也提供了一份为期3年的对赌协议,希望宋河在3年内完成上市,否则要求辅仁集团以12%的年利率回购股权。2012年,宋河酒业宣布完成销售额22.5亿元。但到了2014年,营收又降为13.24亿,利润1.29亿元。

2017年9月19日,河南省委省政府将白酒业作为省12个转型攻坚的重点产业之一,实施“豫酒振兴”计划。大河网的新闻通稿中,2016年宋河的营收超过了10亿。2017年度的河南民营企业百强榜中,门槛为年营收16.5亿,宋河没有入内。2018年全省“豫酒振兴”的目标是“努力培育1家销售收入突破15亿元的企业”。

由此可以绘出宋河的大致轮廓:近10年来营收和效益没有明显增长,处于停滞状态。

事实上,高盛在2009年尽调时就发现辅仁药业占用宋河1.7亿元资金。而如今宋河酒业各项资产股权被抵押,欠薪占货款,吃相比10年前更加难看。

开药“流血上市”牺牲品?

7月16日,朱文臣被郑州高新区人民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这已经是朱文臣在这半年里面接到的第23个限制消费令。

有一种猜测是朱文臣陷入如此境地,是因为开封制药集团2017年的“流血上市”。辅仁集团在开封制药定增上市的方案中占股48.26%,以开封制药78亿的估值,辅仁集团实际获得投资收益为37.7亿元。

但是为了上市成功,辅仁集团当时承诺开封制药的业绩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年,净利润分别达到6.74亿元、7.36亿元和8.08亿元。于是在开封制药注入之后,2017年开封制药实际完成净利润7.52亿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8.33亿元,均踩线过关。

开封制药的审计机构是近期正在被停业调查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

开封制药的骄人业绩,让辅仁药业账面上现金在2019年3月末达到了18.16亿元。但真正要分红了,才发现这一切都是虚幻。

2019年1月11日,参与开封制药定增的机构所持限售股解禁。随即1月份和3月份,东土盛唐投资、金元基金以及福州正山投资旗下的机构纷纷宣布减持。正是在这些机构精准出逃之后,辅仁药业的问题开始逐渐暴露,各种资产冻结令纷至沓来。

问题虽然暴露在上市公司辅仁药业,但背后的根源却是整个辅仁系的资金链全面吃紧。各实业子公司几乎都受牵连,在这其中,宋河酒业成了最大的牺牲品,由于并不上市,被抽血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政府层面,宋河依然被寄予期望。早在2017年,鹿邑县成立了“振兴宋河领导小组”,以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为组长,落实省政府“豫酒振兴”的号召。2019年初,周口市召开“全市白酒业转型发展暨振兴宋河工作推进会”,周口市委、市政府出台了加强组织领导、加大支持力度、优化发展环境的三大保障措施,表达了周口市以实际行动做好酒业转型的决心。

宋河酒业也在积极配合,寻求突破。2018年9月,宋河酒业40.8度“国字六号”被中国酒业国家级白酒评委年会评为“中国白酒酒体设计奖”。宋河将之视为2019年“重点培养大单品”。

只是这一切都要以企业正常运转为前提。如今停工依旧,宋河如何振兴成了最大的疑问。

巧合的是,曾经与辅仁集团竞购开封制药的健力宝,也曾收购过一家河南酒厂。

2001年,健力宝原总裁张海以每年260万元的价格开始租赁经营河南宝酒集团。一年后,张海用宝酒集团的原班人员、厂地、机器设备、宝丰原酒等组建了宝丰酒业。2005年3月,张海被抓,问题随即暴露。

2005年8月,宝酒集团便以“严重亏损,无力偿还到期债务”的名义向法院申请破产还债。压垮宝丰酒业的是郑州市某商业银行一笔2000万元的贷款。

宋河的命运会不会像当年的宝丰一样,不得而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