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图片 > 正文

天通苑创业信徒李祥:我会成为世界首富,我比马云马化腾更强_天通苑

原标题:天通苑创业信徒李祥:我会成为世界首富,我比马云马化腾更强 来源:qq.com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孔明明

编辑 | 阿伦

创业热潮渐退,但余温仍在。

曾几何时,在我们所看到的互联网创业造富故事中,有从高考落榜青年变身为中国首富的励志神话,有从大学生转身成为百亿身价CEO但又顷刻灰飞烟灭的扼腕叹息,有在资本和名利世界中迷失自我的花边八卦……只是这些,远不是全部。

如果把这些创业者所组成的世界比喻为一座金字塔,在我们眼前所展现出的,可能只是金字塔的小小塔尖。在这个塔尖上,从公司天使轮融资到IPO上市,都足以形成一条引人眼球的新闻,在无数个咖啡厅、茶水间、微信群中被提及。即便是失败者,也已经是被众人看到过的失败者。

我们所没看到的是,在这个塔尖之下,匍匐着90%甚至更多的创业者。他们被社会裹挟,在游荡,出没于各个创业微信群和路演活动中。和塔尖的人相比,他们手中没有足够多的优质底牌:名校背景、优渥出身或者聪明大脑。

命运无法给所有人公平,但“坚持”和“奋斗”给了这些创业信徒们看似公平的假象。他们在塔尖下眺望、攀爬,希冀能在这个时代里,分得一碗叫做“创业改变命运”的羹。

李祥便是其中一位。

好奇

注意到李祥是在一个创业路演群。

七月底的一个晚上,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他在群里突然公开质问另一个人:已经退出团队了,为什么还要登录我的小程序?

李祥,受访者供图

被质问的人很快用大段文字回击:不分青红皂白,就在这瞎嚷嚷是吗?退出你的团队,清除一下我的个人账号关联信息怎么了?加入你团队3个月,我学到你勾心斗角?学到了你拿着投资人的钱泡妞?学到了你把用户睡了?学到了你大半夜去开房?你把我们当合伙人吗?我们要走,不是你赶走的,是我们主动离开的。

一条条控诉李祥的“罪状”在这段文字里被列出:如果判定对方不会投资也不合作翻脸极快、出门参会会在中途约会、每天亲自买菜算计团队支出……

将近300人的创业路演群,在深夜,瞬间炸开。

面对这样的攻击,李祥丝毫没有畏缩,一条条逐一回复,并发出大量与对方的聊天截图,试图自证清白。

在这次争吵之前,我和同事们已经觉得李祥是一个奇怪的人。在我们仅共有的这一个群中,他极其活跃,经常会发一些自己的自拍小视频:在这些大同小异的视频中,他出现在不同的场景中,看起来总是斗志昂扬,高喊着“坚持!奋斗!”

在这些小视频中,会夹杂着他要寻求融资和寻找合伙人的刷屏消息:

微信群中的截图

明显不合理的项目描述和融资需求,加上他永远笃定的态度让人疑惑: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名创业者?

但如果把时间拉回8年前,看看当时站在《中国达人秀》舞台上的他,你又不会觉得奇怪。

2011年,李祥大二。站在第三季《中国达人秀》的舞台上,他手足无措、满头是汗,引得全场捧腹。在这期被播出的视频中,极度紧张的李祥,动作夸张地唱完了一首《We will rock you》——甚至说是嘶吼也不为过。

最终,他仅拿了周立波的一个“Yes”,没能成功晋级。下舞台前,周立波说,你可以留下一句话。依然紧张得手脚僵硬的李祥,憋红着脸,掷地有声:“在我梦想的道路上,没有人能阻挡我。即使这次失败,也无法阻挡我前进的脚步。我将沿着我梦想的道路勇往直前、死而后已、鞠躬尽瘁、永不退路。”

台下掌声雷动。凭借现场大开大合的表现,李祥以“紧张哥”的名号,一夜走红。

只是,在准备采访李祥之前,我不知道他就是曾经红极一时的“紧张哥”。

当时我只是好奇:这些看起来永远自带鸡血、热情澎湃、斗志昂扬,不被媒体关注、也不受投资者青睐,却总是出现在每一个创业活动现场、活跃在各个创业微信群中的创业者们,他们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他们在整个创业图谱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带着这样的好奇,我怀揣忐忑的心情,决定去找李祥聊一聊。

根据他给的地址,下了天通苑南地铁站,远远隔着人群,凭借对他朋友圈照片的印象,我认出了李祥。他个头不高,最初聊起天来,甚至有些腼腆,远没有平日视频中展现的桀骜不驯。

他的家和公司,都在天通苑南地铁附近的一间租来的开间中。在这间约30平方米的开间中,摆放着4张上下铺铁床,房间中间放着一张大办公桌,平日,他和团队在这里生活和开展业务。不发工资,没有合同,吃住一起报销、记账。

李祥在天通苑南租的创业开间,受访者供图

在群里的这次争吵前,30岁的他,刚刚失去了自己的第5支团队。

草根

李祥说,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是他高中时就开始拥有的梦想。

他家在山西省运城市下面的一个县城,爸妈都是医生,妈妈在当地自己开诊所,是“数一数二的名医”,爸爸是别的城市大医院的专家,“专业非常高。”

读高中之前,李祥一直是班上第一名。高中校长是他的姑父,上了高中之后,李祥仗着姑父在学校撑腰,开始逃课、进网吧、打游戏,“当时周围的同学都一样,大家不知道考大学要干什么,成绩最好的人,也就只能进个专科或者二本。”

痛快玩了三年,第一次高考,李祥只考了100多分。妈妈拉着他讲道理,从小“只能夸不能骂的”李祥,被妈妈的道理说服,选择去运城寄宿复读,从高二开始读起。第二次高考,过了二本线,第三次高考,李祥如愿考到了北京化工大学。那年,李祥21岁。

“第二次读高中时,学到政治和经济的课,当时我就觉得,自己未来的路,要么是仕途,要么是商业。”李祥说。

我更倾向于相信的说法是,2016年,在他快要大学毕业时,他开始陆续听到京东、美团、饿了么、摩拜、滴滴这些创业公司,“那两年新闻上天天就是公司拿到多少融资的新闻,我心想,互联网融资真厉害,我也要去融几千万。”

大学他读了6年,大四后留在学校又学了两年法语,本来准备去法国的一所大学读MBA,后来放弃了。他先在一个公司做了半年多的总经理助理,2017年初,决定辞职,开始寻找机会创业。

“辞职创业,是深思熟虑的吗?”我问。

“那会儿什么都不懂,就知道工作下去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一定要创业。如果连辞职的勇气都没有,以后怎么创业?”他回答。

什么都不懂,只知道“互联网就在中关村”的李祥开始每天往中关村跑。

李祥在中关村的咖啡厅里到处晃悠,看到“40多岁西装革履的人”,会觉得是某个互联网公司的老板,跑上去搭讪:“大哥,能请你喝杯咖啡吗?”多数时候他会被拒绝,“被拒绝很正常”,但也有人会答应,“知道的不知道的,都听着。”

跑得多了,李祥开始慢慢知道创业路演、车库咖啡、创业培训这些事情,“到处学,到处聊”。

“车库咖啡里面,每个人都在讨论商业模式,能把商业模式吹上天。从马云聊到刘强东,从巴菲特聊到孙正义,他们的创业故事每个人都如数家珍。”

聊了几个月,李祥组建了自己的第一支创业团队。3个人都是在活动上认识的。当时他们的想法是,借着共享单车的东风,做一个在大学校园里面的“共享储物柜”项目。这个团队只维持了1个星期,“因为大家谁都不知道怎么做,只是在想法上一拍即合。”

认识的人多了,也有一些工作机会。

第一支团队散了之后,在路演活动上,他认识一家互联网公司的CEO,做了一家“北京服装协会副会长投资的”公司。因为李祥认识的人多,对方想找李祥去帮公司做融资经理,底薪1万,如果公司融资成功,可以提成。做了3个月,最终没有成功。公司解散。

李祥的第2支团队是一家手工艺品的电商平台。创始人是“富二代”,两个人在活动中认识,“都想创业、都想做电商平台”,一拍即合。对方出钱,李祥当CEO,拿工资和股份,帮忙搭建团队,方向是手工艺品电商。团队搭了起来,业务发展不顺利,三个月后,李祥选择退出,公司转型为外包技术公司。

2018年10月份,李祥开始筹划现在在做的项目。聊了另外两个人准备一起创业,每周约见一次聊业务,其余时间,李祥去找投资。找钱不顺利,其他两个人最终都选择回去上班。李祥的第3支团队也无疾而终。

今年3月份,李祥终于拉到了两笔融资,一笔5万,一笔10万,都来自于个人。两个投资方都是他在创业活动中认识。“平时我随时携带10份投资协议,为的是遇到有人想要投资,能够立刻拿协议出来给他”。他的第二笔投资就是这么签下来的。

“我已经从创业草根阶层脱颖而出了”,李祥说,“我拿到了钱,能把公司开起来。更多的人连这些都做不到。”

“越是下边的人越多,你懂吗?越是底层,竞争的对手就越多。两军相逢,勇者胜。”

信徒

如果你让李祥解释他的项目,他的回答是,他最终想做的事情,是要改变人类未来购物的形态,而他想要实现的是,“最终把所有的实体店线上化”。

但他们现在做的事情更类似于社区团购:在小区里贴广告、发传单,拉小区居民入群,他们去和附近的小卖部、美食店、杂货店谈单子,每单按商定赚取跑腿费。“要先生存下去。”

李祥讲述商业模式的视频

曾经李祥有过拿一笔100万融资的机会。对方是一个“办公室在国贸,估值四个亿”公司的老板。最开始,对方说,如果你每天有1000单,我给你100万。李祥说,10单我都很难。对方最后拍板,如果每天能做到10个订单,投资100万给李祥。

当时李祥的上一支团队还没散,5个人,最终每天做到了六七单。投资泡汤。

李祥的第4支、第5支团队,都是他在创业群里找到的。第4支团队4月初成立,4个人,是第一个和李祥一起接受“包吃住、不签合同、不发工资”的团队。这支团队呆了3个星期,“不好好谈单子,到处去玩”,最后李祥赶走了其中两个,另外一个也跟着走了,去广州做起了批发鲜花的生意。

和他在群里公开争论的第5支团队维持了3个月。其他几个人最终选择离开,去昌平北七家做起了本地服务的生意,这是他们在跑社区的时候发现的商机:维修空调、帮居民买卖家电赚取差价等,一单往往有四五十块钱的收入,比社区团购“赚钱更容易”。

这名合伙人拒绝了我的采访,告诉我,“事情都过去了,只是遇到一个不靠谱的人,不想再提了。”

李祥给我的描述是,这名合伙人之前在一家公司做产品经理,来他这的时候是因为找不到工作,他选择收留,但最后却在工作中表现得种种不负责任,“但他是有创业野心的人,只是有点心胸狭隘。”

“你不觉得你在挑选团队的时候,筛选条件有问题吗?或者根本就是你的想法有问题吗?”

“那能怎么办呢?草创团队,就这条件,这是现阶段必然会遇到的问题。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除非来个人一下给我投资100万,问题就都解决了,我就开始雇人干。一个项目不一定非要有创新性,剩下的其实就是看团队,属于硬件,模式的东西属于软件。”

“如果拿不到钱,为什么不选择先回去上班,积累了之后再出来创业?”

“你没创过业对不对?真到那一步,泄了这口气,我就永远不会再创业了。”

这次团队散了之后,李祥回老家呆了三天,跑到家里的水库边上大喊大叫,“把郁闷发泄出去”。团队散的多了,他也习惯了,随时做好最坏打算:“这点困难要是能打倒我,我以后还创什么业,对吧?”

他对自己的项目充满信心。虽然很多互联网名词他并不明白什么意思,目前的信息渠道也更多来自创业者之间的交流和活动上的嘉宾演讲,但他会告诉我,“你可以选择投资阿里巴巴,很稳健,但不具备投资我们这种项目,会拥有的一百倍、一千倍的爆发性。”

“我支持他创业到35岁,无论成功或者失败,我都不后悔。”他的妈妈说。从农村出身,到后来县城的“知名医生”,李祥妈妈从小给他的教育是,要像妈妈一样,努力奋斗,改变命运。因为没有收入,李祥需要从妈妈那里时不时的要点钱,当作生活费。

上个团队还在的时候,他会拉着团队的人经常聊天:“这笔钱寄托着我们所有人的梦想和改变命运的机会。我们还没有挣到钱,我们还想改变命运。有这笔钱在,我们还有吃有住,就可以全心全意的去创业,尝试去改变命运。这是我们改变命运的最后机会。”短短几句话,他提到了四次“改变命运”。

阶层逐步固化,互联网打开的上升渠道正在缓慢关闭。在我看来,创业对他来说,更多是一种被家庭、社会所合力灌输而成的,类似信仰的一件事情。

“其实我要想找一份月薪两三万的工作,很容易,但人就会走上另外一条完全不一样的路。”采访结束,在送我下楼的电梯里,李祥突然说,“我们都是平凡的人。通过我目前的智慧和能力,把公司做上市肯定不现实,但是我想再努努力、加把劲,把它做到挣钱。”

悲壮

就在我采访过后的第二天,晚上11:30,李祥告诉我,他的大股东撤资了,业务要先暂停,刚刚组建成型的第6支团队也随之解散。之前两个投资人投资的15万,除去房租、其他成本和饭钱,他还剩下7万多,准备先还给大股东5万。

连续几天的微信朋友圈里,他经常性的发鸡汤鼓励自己,“撑过这几天”。

“你说,未来的世界首富,难道这会儿就要被5万块钱打倒了?”他问我。

在接触他周边的人时,他服务过的客户告诉我,“李祥是一个像太阳一样的人,永远正能量”。他的妈妈会告诉我,“他是一个从小聪明又孝顺的孩子。”

他家在当地,条件不差,“拥有很多套房子”。他的妈妈至今能背出来李祥刚准备创业时,写给她的一封信的开头:“雾霾重重的北京是一个房价高,不适合人居住的地方,但这里是yabo官网的前沿,一个青年有大空间的地方。伟人都是桀骜不驯者,常人都是顺民,桀骜不驯才能成为伟人……”

李祥,受访者供图

我无法忽视他身上的矛盾。

他一边说自己是一名平凡普通的人,“不是令狐冲也不是岳不群,需要像少林方丈一样慢慢练习基本功”,一边半夜在小区贴传单时会红了眼眶,“觉得自己应该是一名独角兽的CEO”,甚至“应该比马云、马化腾、扎克伯格都更强。”

在我质疑他的这些说法时,他回答我,“那是一种理想中的追求,有追求的感觉特别好。我选择的方向是我喜欢的,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虽然不知道怎么做,但我在探索。每获得一点进步,我都非常快乐。”

在李祥身上,可以找出很多标签:追梦者、小镇青年……但在他身上,还有一个他最想被大家记住,也可能是他最在意的标签:一名想要靠创业,改变命运的草根创业者。

“草根创业者,就是身在沼泽,心向大海。两腿都是泥,却很难走出这个泥潭”,李祥说,“有些东西我知道,比如说有钱就雇什么样的人,一套一套的,我都知道。关键是没钱,对吧?”

“你想拥有什么样的命运?”

“我应该跟特朗普吃完晚饭以后,晚上睡在特朗普酒店的总统套房,第二天去拉斯维加斯赌一把,过两天去贝加尔湖畔钓鱼,再过两天去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约女朋友去购物,然后去夏威夷晒晒太阳。这是我理想中的生活。”

他的微信名字叫做“飞天”,公司名字为“飞上蓝天”。时间再次倒回到2011年,在他报名参加北京达人秀时,北京有4场海选,他每场都参加,最终在第4次成功入选。当时他的愿望是能“赢得冠军,成为明星,赚很多钱”,甚至在节目中,他告诉评委周立波,“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职业歌手。”后来,他发现连一首英文歌,自己都需要学习四五年,和专业的人没法比,“这个不是我能玩儿的。”

“我没得选了你知道吗?如果要成就自己,只能选择创业。如果能在经济行业选对一个赛道,去拼一把,还有一线生机。否则的话,会平凡一辈子。”李祥说,“但我也只有3-5年的时间了。如果一直一筹莫展,还是要结婚生子。”

在得知大股东撤资消息后的那个晚上,他还问我:“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还没等我回答,他已经接上来,“我会启动紧急预案,解散团队,缩减开支,暂时进入冬眠。”

“一定要把我写的悲壮一点,知道吗?”他叮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