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yabo官网 > 正文

口碑火票房爆 《哪吒》导演教你创业"成功三法则":哪吒票房破10亿导演

原标题:《哪吒》导演教你创业“成功三法则”

导演饺子(上)要求高,制作人员都快被“逼疯了”7月26日公映,第二天破4亿元,第三天破7亿元,第四天破8亿元,第五天破10亿元……截至7月31日,《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已经突破了13亿元。至于口碑,猫眼9.7分、淘票票9.5分、豆瓣8.6分的开盘分如今不降反升:除了猫眼未变,淘票票和豆瓣分别提高至9.6分和8.7分。这种现象无论在国产片还是进口片中都极为罕见。目前,《哪吒之魔童降世》除了超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成为国产动画片票房冠军,也超越了皮克斯的《寻梦环游记》升至内地影史动画片票房第二名,距离第一名15.3亿元的《疯狂动物城》仅一臂之遥。事实上,鉴于《哪吒之魔童降世》在点映时便获得了超高口碑,业内曾一度预言今年暑期档将出现第一部20亿元级的票房大片。就当下火热的形势看,这个预估还是太小看了它,打败《疯狂动物城》,票房达到20亿元的“小目标”,很可能本周内就会轻松完成。很难想象,这样的成绩竟然出自一个全新的创业者之手。80后导演饺子,《哪吒之魔童降世》是他创作的第一部动画长片。无数人想知道这位“2019暑期档最成功创业者”的诀窍,来听听他自己怎么说——酝酿期挨得了穷和寂寞饺子不是科班出身,他是从大三开始自学的动画制作。2009年,他创作的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在豆瓣拿下了8.7分的高分,还斩获了包括柏林国际短片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等30多个奖项。这部短片的成功,最终成为他后来创作《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经验和底气。《打,打个大西瓜》的制作周期是3年8个月,在这个过程中饺子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如果中途熬不下去,放弃了,那就再没有了他后来的路,也没有了今天闪耀华语动画界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饺子自述】在制作《打,打个大西瓜》的日子里,家里仅有的收入就是母亲每个月1000元的退休金。我跟母亲住在一起,吃超市特价菜,不买新衣服,不拉网线,尽量不出门。那三年半的日子我过得跟生活在空间站似的,三点一线:客厅、卧室、厕所。所以哪吒与父母告别的戏,里面藏着我个人的感悟。我自己是转行做动画的,如果没有父母的支持,在做动画这条路上我不可能走得这么远、坚持这么久。这几场戏是我自己在哪吒身上的一些投射,他也是因为父母的包容、支持和爱,终于扭转了自己的命运。筹建期找到靠谱合作者除了饺子,不得不提到《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监制易巧。此人大学时就看过《打,打个大西瓜》,对饺子的才华大为赞服。6年后,当易巧成为光线传媒影业彩条屋影业CEO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想到把饺子带入光线传媒正在布局的动画领域。也正因为此,《哪吒之魔童降世》才从一开始就拥有了比《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等先行者好得多的出发条件。要知道,做一部能上大银幕的动画长片,其花费的人力物力绝不是仅靠个人理想就能做到的。饺子是幸运的,但前提是他在沉寂6年后依然能一把抓住机会。最终他做到了,给出的第一个选题就受到了合作者的认可。【饺子自述】有一天,我接到一个叫易巧的人打来的电话。他自称是光线的,说光线的王总和李总都很喜欢《打,打个大西瓜》,想找我见面聊聊。当时已经见过太多不靠谱的投资人,也没太放在心上。后来易巧很快飞来了成都,跟我见面。我突然感觉这次遇到的人很靠谱,和以前那些想空手套白狼的人不一样了。当时他问我:“咱们花上三五年时间,沉下心做一部长片,你来不来?”我没回答他,回去认真琢磨了几个月,回了他一个排版难看的PPT,就是《哪吒之魔童降世》。这个题材是我自己选的。因为这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最后参与这个项目的人数达到1600多人,所以肯定要把握好风险。如果直接造一个新的IP,风险实在太大了。要知道,就算强如迪士尼,人家做的第一部动画长片也是《白雪公主》。我们又怎么有那样的自信,觉得随意造一个新的IP出来观众就会接受?进行期没别的就是死磕《哪吒之魔童降世》实际参与的制作人员超过1600人,协助的制作团队有60多家;全片最初有5000多个分镜头,大概是普通动画的3倍,最后经过导演挑选留下的不到2000个;占据全片80%的特效镜头,共邀请了全国20多个特效团队助阵……可以想象整个创作过程的艰辛和繁琐。理工科出身的饺子内心理性强大,但他的制作人员以及分包公司的制作人员基本都被逼疯了。可是,再苦也要顶过去不是么?顶过去,就是另一片广阔天地。【饺子自述】很多分包公司都表示,做了《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后,他们公司的离职率变得很高,因为我们要求实在太高,很多镜头反反复复老是修改还是过不了。有一个公司的特效人员负责做“申公豹变身脸上长毛”的特效镜头,当时他磕了两个月还是没有通过,遭受了深深的挫败感,被迫辞职。然后那个镜头被分包公司交还给我们,我们又找了其他公司,没想到刚好是那个特效人员跳槽去的公司。那个公司的领导说,听说你对这个镜头很有研究,那还是交给你吧。于是他就继续磕,最后把这个镜头磕出来了。如果有人问我,人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不晓得。但我晓得,他的命就是让申公豹长毛……我们自己的团队也是一样。在有限的经费和有限的时间下,所有制作人员都是豁出命地做。从剧本、场景、人物、分镜头,每一步都是不断地磨,如果哪一步觉得轻松了,我就想,肯定是因为要求太低了,制造麻烦也要让它变得更难。前段时间大家都在讨论996,我们的制作人员都觉得996很幸福啊,还问是哪家公司,说他们都很想去。